其实这里满好住的。各人头上一片天,我知道这里适合我。与其去天天割肉做房奴,就是一生住在这里又何妨?人说我出自不出息又与人有何相关?我又不天天跑人家门上混饭,就是别人住在天上也沾不到一点光。

我认定之里就是我的家。无论风雨飘摇,我都稳稳地在这里,不想再到处游走了,只想过一天我应该过的小日子。只是过日子而已,无论哪天,为的还不是一天三顿饭,无论你讲多少动听的大道理。

无论时光如何流走,我就在这里,有这里的一切在等着我。这就够了。我心就安了。